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75|回复: 0

那年破瓜

[复制链接]

3075

银币

0

金币

2万

主题

版主

积分
38798
发表于 2019-02-12 12: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树下,静听花开,席地而坐,喜怀中人比花娇;小溪边,月撒清辉,携手并行,乐眼前 佳人似玉。甜言蜜语说了无数,自少不了功成名就后正式提亲迎娶云云,至情浓处,卿卿我 我,揉揉捏捏,直把个小兰芝羞得娇嗔不依,恨不得把整个脑袋钻到我怀中来。可不论如何 亲呢,兰芝总把持着尺度,怎也不肯让我一亲芳泽。直到那夜…… 今儿个是中秋,心不在焉地吃完了团圆饭,我连赏月也没心思,窝进房里等家人睡去,好 容易挨到二更,迫不及待地跳窗而出,和往常一样做贼似的蹩到邵家,翻墙来到兰芝窗下。 按约好的暗号“叩叩”轻敲了两下窗格,窗子“吱”地打开,露出兰芝亦嗔亦喜的面容。猴急 地凑上去香了半天,我才伸手助兰芝跨出窗来,越墙而出。挽了玉人在竹林边上漫步,边听 她纶音仙语说些琐事,心中甜丝丝的轻松无比,浑然忘了迫在眉睫的大考。 “事儿哥,你说月亮上真住着神仙吗?” “没有的,吴刚、玉兔、嫦娥……都是人编出来的故事,都是假的。” “嘻,什么呀,真煞风景,你就不会说几句人家爱听的?” “唔……唔……便是真有嫦娥仙子,定比不上你一成的美貌。” “嘻,先前挺老实一人,怎地学成这样?那张嘴不知抹了多少蜜哩!” “兰芝,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 “要我说呀……” “嘘,有人!” 临近晒谷坪,我忽听得前面似有人声,急止住兰芝说话。兰芝会意,乖巧地当即禁声,二 人偷偷摸摸转身便欲离开。一阵夜风吹来,耳里听得越发清晰,隐隐竟似哭声。我好事的毛 病当下便犯了,做了个“看看去”的手势,拉着兰芝向发声处摸去。 坪上有数十个二人来高的稻草堆,绕过两个草堆,眼前的情景登时让我面红耳赤。如银月 光下,前面不远处,两条白生生的身子交缠在一块儿,正做那行云布雨之事。 握在我手里的柔荑一紧,兰芝一时没回过神来,轻“咦”了一声,竟愣在当场。
  我急拉着兰芝伏在草堆后,幸好我们在下风处,那对男女又媾合正欢,没察觉我二人。只 见女人双手撑地,跪在那个最大的草堆前。男人半蹲着,双手扶在女人腰上,小腹和女人高 耸的屁股紧紧相连,还在前后抽动,整个就是牙狗母狗交尾的姿势。 定神细看,那女面目姣好,像是村西开杂货店的毛得旺的婆姨。他男人不是到城里采买去 了吗?算起来我还得叫她一声堂婶,看她平日里不苟言笑,没想到也会半夜出来野合偷人。 许是嫌家里两个半大小子不方便吧?那男的……咦?那不是毛得旺的侄子水根吗?这…… 这……我没看错吧? 这两人还真会挑地方,谷场这儿地势稍高,村子那边若有人过来一眼就能看见。有充裕的 时间躲藏,又背靠竹林,风吹竹叶沙沙正可掩盖声音,是个偷情的好去处。就是没想到我和 兰芝也为了避人,无巧不巧从林子那边绕过来,瞧了个正着。 “婶……婶……侄……侄儿的手段怎样?”男人狠狠夯了几下屁股,喘着粗气问道。 “问……问那么多做什么?只……只管肏婶子就是。”女人被肏得“唉唉”闷哼,两个硕大的奶 子随身体动作前后晃动,煞是好看。 “和旺叔比起来呢?”水根仍不依不饶。 “啐……”女人啐了一口,“别提那没用的东西,冤家……冤家……你可比他强多了,瞧这一身 的腱子。” 反手摸着水根结实的胸脯。 这幕乱伦春宫看得我血脉贲张,没料到臂弯里的兰芝却也探着小脑袋,目不转睛地偷窥, 娇柔的身子不住轻抖,可眼睛却定定的只是朝那边看,都不带眨巴的。 我心中一动,悄悄将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腰际,极轻极缓地解着兰芝束腰的裤带。 水根长长地呻吟了一声,整个动作都停缓下来:“哦……婶,就……就是那里,摸……摸我 的奶头儿,别……别停,好……” 女人嗤地一笑,“别舒服过了头,太早出了汁儿,婶子可不依!” “婶,你就瞧我的吧!”水根吸一口气,弯着身子狂冲猛操,交合之处“啪啪”有声,把女人 肏得是浪叫连连。 “唔……唔……好……好冤家,婶子……婶子的魂儿都快……快被你肏……肏出来,啊……这一 下好深,啊……啊……再……再快些……”将肥白的屁股拼命向后耸挺,女人努力压抑放荡的叫 声,抚摸男人的手也转回来揉着自己的胸,一对葡萄大小的奶珠儿早肿胀成紫红色。 这边厢,兰芝的裤带已被我悄悄解开,炎夏衣裳单薄,手一伸进去就碰到滑腻的肌肤,里 面除了肚兜儿竟是再无一物。兰芝这才惊觉过来,小手隔着布衫将我手死命摁住,不敢发出 声音,只是转过螓首猛摇,眼中乞怜之意明显不过。 我心中一软,却舍不得将手拿出,俯头轻轻舔她小耳,吐着气低声道:“兰芝,让我摸 摸,只……只一下就好。” 不知是耳中被我呼入热气头脑不清,还是信了我的哀求,亦或是看了那边肉裎相对的情状 不能自持。兰芝身子轻扭,仍在摇头却手足皆软,轻易就被我突破抵抗,掀开肚兜儿,握住 胸前那只我朝思暮想的果子。 嫩嫩的玉笋比我想象过无数次的感觉还要更好,入手粉腻柔滑,一粒硬硬的豆儿抵在掌 心,轻轻蹭几下,让它越发硬挺。手掌一搓,鸡蛋大小的雪团不住弹动。 兰芝吃痛,却只是小猫一般轻哼,别过头去不敢看我。这更助长我的色胆,低头在她雪白的后颈上轻吻,嗅着少女身上皂角的香味儿。 清甜诱人的体香入鼻让我欲念大炽,另一只手抻着兰芝的裤子就向下拉扯,兰芝猝不及 防,急伸手去提却已迟了,布裤被我一下扯到膝下。兰芝“嘤”的一声,上半身被我右臂环腰 牢牢抱住,光凭手臂长度已够不着裤子,又不敢弄出太大的响动,急得小手乱摆。 此时的我早被情欲迷了心神,胯间那物事铸铁般耸立不倒。一门心思就是像水根一样,把 兰芝压在身下销魂一度,哪还顾得上怜香惜玉?探手到她腿间,抚上了魂牵梦萦多时的地 方。 就手处是热融融水渍渍的软肉,拿手指上下一搓,立马沾了一手菜油,滑腻腻的甚是好 受。再向下一压,握住软乎乎的肉桃儿,稀稀疏疏的数茎芳草从掌中掠过,痒丝丝的撩人心 弦。 两个手指在泥泞不堪的沟渠里一压一放,捻住小肉芽儿前后拨动,水声就更加淫糜地“咕 唧、咕唧”响起来。兰芝泪眼汪汪地只是低声娇吟,幸好那边的两位也到了紧要处,没能发觉 我们的存在。 水根野兽般“嗬嗬”叫着,只是使劲冲撞。女人上半身瘫在草堆上,叫声早停,有一下没一 下地喘着气,看样子真个如她所说,被亲侄儿肏出魂来了。忽地听到水根闷吼一声,整个人 僵住不动,猛地颤了几下也趴在女人背上。女人“啊啊”叫了几声也不再动弹,两人就这么叠 在一块儿喘着粗气。 我知道,这就是女人说的“出了汁儿”了。怕被他俩发觉,手虽不舍得拿出来,却也不敢再 动,只是拿臂紧紧环着兰芝身子,在草堆后等着二人离去。兰芝软绵绵的似是失掉了气力, 任我摆布。 良久,就听女人“咭咭”的浪笑两声,坐起身来,将头凑到男人胯间,稀哩呼噜地舔了个干 净。二人调笑了几句,穿上衣裳的水根还要伸手再摸两把,才慢慢走回村去。 见四下无人,我两手又活泛起来,继续对兰芝上下其手。 兰芝这才“嘤”的一声,出言告饶:“事儿哥……别……别……” 所谓“色迷心窍”,此时的我又如何听得进只言片语:“兰芝……兰芝……今日花好月圆,正 是好日子,咱们先成亲……再……再拜天地!” “不……不……哥哥……今日你且忍忍,待日后……咱们……咱们……成亲我……我再……” “兰芝,我……我实是难耐,你可怜可怜我,便……便遂了我愿吧?我……我定不会负你!” 不知是心中亦是情火难抑,还是真被我软语相求打动,兰芝呜咽几声后停了挣扎,连眼也 认命似的合上。我大喜,将她娇小的身子横抱起来,走到水根他们铺好的稻草边,将衣衫不 整的她轻轻放下。稻草上还有刚才二人身体的余温,在这里,我马上要对兰芝做同样的事儿 了。一想及此,胸腔中那颗心要蹦出来似的猛跳。 八月十五的月儿照得眼前白昼似的,兰芝平躺在我面前,美目紧闭,秀气的睫毛轻轻抖 动,玉雕似的俏脸上还挂着泪珠儿。身子微微发颤,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衣衫下摆露出水绿 色的肚兜一角,盖住了两腿间神秘的丘阜。裤子已褪至膝下,中间欺霜赛雪的一截粉腿就这 么裸着,月光照耀下更是白得耀目。 我用颤抖的手拿掉兰芝交叉在胸前的双臂,掀开上衣和绣着荷花的肚兜,一对略略隆起的 雪白玉兔便显现真容。比起握在手里的感觉,直接注视更是让我晕眩。 白得几近透明的玉肤反射着皎洁的月光,一对鲜艳的红莓怯生生地站立着,随着主人的呼 吸轻轻上下起伏,美得不可方物。
  我完全傻了,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从未见过的胜景,好半天才省悟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忙 不迭和衣扑上去,抓着那对美丽的奶子就是一通飞擒大咬。不顾兰芝“咿咿唔唔”地叫疼,口 中用力吸吮着鲜红鲜红的奶头儿,双手还不闲着,将另一边的雪团揉捏得变幻出各种各样的 形状。 觉得不过瘾就换过一边,过不一会儿,兰芝光滑的胸脯上湿答答的全是我的涎唾。顺着胸 脯一路向下舔舐,舌尖划过平坦的小腹和微凹的脐涡儿,留下长长一道水痕,不做半点停 留,我吻住了她两腿间的禁地。 兰芝惊呼一声,口中边“不、不……”的唤着,边拿无力的双手来推拒我的脑袋。 我毫不理会她无用的抵抗,闭上眼深吸了一口鲜甜的气息,将口鼻更深地挤入兰芝紧紧合 拢的腿间,伸舌舔食那条浅浅的沟壑。 鲜嫩无比的软肉品尝起来就像水从舌上流过,轻轻一吮,香甜的汁液混合了我的涎水被咽 入肚中。无数的肉芽儿和舌尖紧紧交缠,那处隐隐还有种吸力,揪着拽着粘着我的舌头向里 拖,让我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兰芝口中小声变换着“啊、呣、唔……”等不同的单音,推着我脑袋的手不知何时变成插入 我头发,扶着我的头既不推也没拉,就这么扶着。一对玉腿不安地左右扭动,欲踡起来却不 知为何又放平,肌肤火烫火烫的,气息也渐渐粗重起来。 再向下,顺着晶莹剔透的玉腿一路向下舔,很快遇到膝下碍事的裤子,向下推了几下没能 推动。我直起身来,用劲一扯一甩,那青布裤像只青色的蝴蝶,在空中袅袅地飘舞,落在黄 澄澄的稻草堆上。再三两下脱下她水红色的绣鞋,兰芝的下半身便再无一丝一缕的遮蔽。 我急不可耐地捧起小巧的脚丫儿直接放入口中,亲吻她光洁的足跟,吮吸她纤长的足趾, 咬啮她玲珑的指甲,舔舐她娇嫩的脚心。 不久前兰芝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女儿家的脚是不能让男人看见的,要不小心被看见 了,就得嫁给那个男人。” 言犹在耳,如今我不但看了摸了,还嗅了亲了,剩下的……站起身来三下五除扒掉自己全 部衣物,赤裸裸地重新爬到兰芝身上。 “兰芝,要嫁了!”其中一支辫儿的系绳不知何时已被挣开,乌云般的秀发披散在金黄的稻 草上极是诱人。 兰芝举起双臂,环着我颈项,美目终于睁开,水汪汪的双眸一片迷离:“哥哥,我……我把 身子给你,什么都给你!” 这句话比什么都诱人,我胸中“轰”的一声,似数百万斤火药同时引爆。我再也无法忍耐, 抄起兰芝修美的双腿架在肩上,将竖了半宿的坚挺阳物在她胯下用力顶撞。可这里阻一下, 那里滑一下,小半天就是不得其门而入,急得我满头满脸的汗水。 “怎……怎的如此?” 话音刚落,那圆头圆脑的家伙终找准了方向,一头扎进疏草掩蔽的那个小水潭里,连根而 没。兰芝长长地一声哀叫,整个身子剧烈地抖动,双手也在我手臂上抓出几条深深的血痕。 翠瓜乍迸,香汁四溅,一缕温热的浆汁顺着我大腿内侧向下流。已顾不得那许多了,温软 的嫩肉紧紧包裹住我的阳具,柔中带韧的肉环箍住它最细的前端,湿润滑腻的肉壁正快速地 收缩痉挛,强大的吸力和挤压让我魂魄似乎都要飞散。 兰芝本已止住的泪水又狂涌出来,俏脸扭曲,五官绞在了一块儿。用吃奶的劲儿夹紧了双 腿,勒得我脖颈生痛,小手在我臂上只管拍打:“哥哥,哥哥,我疼……好疼啊……无法可施之下,我只得侧头不停地亲吻着她绷得紧紧的小腿肚:“兰芝,别怕,别怕,一 会就好了,心肝宝贝儿,哥哥疼你,哥哥疼你……” 约摸一盏茶的工夫我都不敢稍动,静静地等着兰芝不住的抽搐和急促的呼吸平息下来。泡 在湿暖肉壶中的肉棒槌却涨得隐隐作疼,只得轻轻缓缓地收缩着屁股,让肉棒的顶端在穴洞 深处做些微不可察的转动,聊以自慰。 没曾想这小小的动作却取得意外的收效,兰芝不再喊疼,只是扭着身子轻轻呻吟:“哥 哥,别……别磨了,麻……一阵麻酥酥的……唔……” 僵硬的身体松驰下来,夹着我脖颈的腿也不知不觉松开。 行之有效我自是心中欢喜,把架在肩上的一对白腿放到腰间,伸长手把玩兰芝玉白色胸脯 上樱桃似的奶头儿。下边也渐渐加大些动作,上下左右试图撬动紧窄无比的门户。 兰芝面色绯红,脸颊泪水未干,嘴里已在哼哼唧唧:“哥哥……哥哥……怎么……怎么回 事,我……我里头像……像有小虫子在爬……痒得紧,痒酥酥的好生……好生难捱,你……你且 动动,轻一些……别……别再弄疼我……” 耳闻纶音我自是如奉圣旨,当下将腰股由慢而快款款抽送。一心急就挺着六寸来长的肉棒 槌前后挥舞,没两下兰芝又是雪雪呼痛。记起刚才旺婶被水根肏舒泰时,就老揪着自个奶头 儿不放,想来那也是个妙处。 我俯身用自己胸膛摩挲着兰芝胸前两粒翘挺的红豆豆,再放轻些力道。果然见效,兰芝的 哀叫很快转成急喘,还有模糊不清的呢喃。再就是一排小银牙紧紧咬着下唇,随着我一下下 的冲撞,一下下地皱着柳叶秀眉。 我知道这回对路了,用不着再顾虑她,登仙似的舒爽立刻强烈起来。盘在我腰间的嫩腿, 跟着我动作一收一放姑且不言。阳物就如被成千上百只暖烘烘的软钩子,柔柔细细地挠;柱 头处,一张无牙的小嘴一下一下地咬,交合处“咕滋、咕滋”的古怪声音,让兰芝羞红了俏脸 的同时,亦让我亢奋莫名。 很快地,她说的那种麻酥酥的感觉也传到我的肉棒槌上,将肉棒推到底狠劲研转几下。我 眼前一花,脊椎一阵阵发麻,肉棒猛一涨,激烈地收缩起来,汹涌的洪流从狭小的孔穴喷涌 而出,真个是连魂儿都射了出去。两手发软,我撑不住身子,伏在兰芝柔软的玉体上畅快地 喘,从未试过的快感让我几近虚脱。 “哥哥,那里面……烫烫的是……是什么呀?嗯,要……要流出来了!”破了瓜的兰芝声音仍 那么清甜悦耳,吃惊的样子也仍娇憨可人。 刚恢复点气力的我,忍不住捧着她的俏脸一阵猛亲。太好了,太好了,我的小仙女儿,我 终于得到她了!这动人的身子今后就全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了。 秋湿露重,我恐兰芝失了红丸后身子孱弱,催她着衣返家。二人相拥而行,轻怜蜜爱只是 缠绵,不觉来到村边庙宇。那是村人立了供奉观音娘娘的,初一十五,四时祭祀,香火倒也 旺盛。 “兰芝,你来!”我心念一动,拉了兰芝走进庙内,点了残烛,在神案前跪下,举手向 天,“弟子毛颖元,本惫懒之人,今有幸得邵兰芝垂青,感激不胜,当粉身以报。今日弟子在 此立誓,此后定一心一意对待兰芝,终生相守,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若有违此誓,死后永 堕畜道,万……” 下半句被兰芝的小手捂住了嘴里,转头看时,她一对美目已是泪光涟涟。 “事儿哥……”纵体入怀,嘤嘤而泣。 “兰芝,哭什么呀?”我将她脸上泪珠儿吻去,“今儿个是咱的好日子,该笑才是!”
  “是……是……我这是太高兴……是喜极而泣。”她正了正身子,也学着我的样子举手立 誓,“弟子邵兰芝……” 将她因心情激荡而颤抖不已的身子揽入怀中,看着她脸上露珠儿似的泪水。我心里明白, 从今日起,不光是她的身子,她的心,她的一切一切,彻彻底底都属于我了。 呵,秋天,果然是个收获的时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9-04-23 14:27 , Processed in 0.025372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