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凤凰棋牌 澳门皇冠赌场 黄金城棋牌 吉祥坊BBIN 凤凰娱乐城 大赢家棋牌 网上彩票站 凤凰国际赌场 吉祥坊娱乐 亿乐彩彩票
查看: 184|回复: 0

梦断皇城

[复制链接]

279

金钱

0

色币

15

评分

四星会员

积分
1201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皇帝死了后新皇帝即位,登基大典隆重的召开了。

  昭告上苍后,十八岁的他、携着太子妃踏上了金銮殿中最高的地方。

  面对象征着最高权利的龙椅,少年面上依然是那么平静,这天之交椅原本就
属于他的,心下没有一丝涟漪,他豁然转身威仪的眼神扫视着眼前的一切。

  所有在场的人,在那年轻人身的那刹那,几乎同一时刻跪倒在地。

  「吾皇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

  跪拜高呼的万众,引不起年轻人丝毫兴趣。目空一切的望着大殿之外的蓝天
白云。默默的与前太子妃、现在的皇后一同接受着众人的朝拜。

  远望天地少年天子的眼角余光偷偷的瞄着端坐在身边的皇后。

  今天的她显得比往常更加动人,与龙相配的凤凰丝袍裹着她曼妙的身躯,虽
然对妩媚有几分掩盖,但添加的无上贵气,却有怎么是凡夫俗子眼的美所能比拟
的。

  貌美而端庄,高贵典雅的仪态举止。无处不向世人显示着她——上官雪儿是
天之娇女。

  但这一切在他的字典里贱货和荡妇才是她最好的形容词,之所以今天的自己
能登上这九武至尊之位,都是因为几年前的往事。

  十岁他就被立为太子,十四岁他就迎娶了大自己三岁的上官雪儿。

  红衣霞披的女孩子就此闯入了他的生活里,那时两人相处的日子是那样美丽
而动人心旋。

  每天东宫的小湖边上,总是出现着一对相携相拥的年轻男女。

  水中的倒影里,男孩子正亲密的吻着心爱的人女,而那女孩子偎依在他的怀
里紧闭着双眼热烈的回吻着,热吻过后,就是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海誓山盟。

  美好的日子维持了一年、也就一年后的一天。

  一日的早回,东宫里却无一人,而自己寝宫里却传来最原始的声音,那委婉
的呻吟声夹杂着野兽的吼叫。

  那委婉的呻吟是那么熟悉,想起妻子在与其他人偷情时,子夜在也克制不住
冲了进去,当冲到里屋时一切丑剧全数落露眼中。

  一对赤裸男女翻滚在他的床上,那难人正是自己尊敬父皇。他正赤裸着身体
趴在上官雪儿的身上,用他那粗大丑陋的阴茎来回的送进太子妃那娇嫩的花道,
随着一次次用力的耸动,不时的粗喘大吼起。

  雪儿抿着小嘴淫荡的呻吟着,那被大手握住的细腰快速的摇动着,雪白的双
腿夹在男子的屁股上,不停的随着男人的冲撞乱蹬着。

  恋奸狂热中的男女,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到来。

  子夜手中的花儿碎了,化做了片片残花飘落在地上。

  想起屏风那边疯狂的父亲与妻子,刘子夜慢慢冷静下来了,如果是平常百姓
之家,自己完全可以抓住着不知道羞耻的男女暴打一顿,可不是因为那人不仅是
父亲,他还是当今天子,掌握天下苍生的生杀大权。

  刘子夜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第一位太子,在他之前已经有过两个,之所
以如今是自己,不是他们英年早逝,而是被眼前这位疯子给废掉的。

  第一个废太子,现在还活在后院的冷宫中,据说他已经疯了,经常在夜间子
夜都能听到他那凄怆的叫声,第二位的命运要比他好些,一段白菱结束了他的性
命,也结束了他疼苦的一生。

  子夜身影消失在屏风外端。

  黑暗的种子就此埋种在子夜的心里,经过三年的隐忍和安排,终于坐上了这
疯狂的宝座,挥霍天下万物的权利落在自己手中了。

  「众卿平身。」随着子夜的声音,跪拜的人都都纷纷起来,望着宝座上的年
轻人,他们中有人真心膜拜和尊敬,也有人轻蔑与不肖。

  不过这一切,对子夜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刘子夜是当今天子的事实
是谁也不能改变,以后南朝的起伏就看自己了。

  隆重的登基大典由清晨一直延续到半晚才告结束。

  此时的金銮殿上没有大臣和皇亲国戚,只有一个孤单的影子。

  黑暗中的人忽然站了起来,高大的黑影步出了金銮大殿,步上了前往中宫的
路程。

  白日的高贵无上的皇后,浑身赤裸着躺在中宫的大殿里。

  充满着野兽气息的男人尽情在在她身上侵略着,那粗大的阴茎仿佛是复仇的
裁决,每次进入时,都将矜持高贵的女人弄的惨叫连连。

  完全没有爱的性交,每次感觉到女人有湿润的气象时,狂操中的男人毫不客
气的将其抽出,取代的是一块干燥的碎布。

  在男人的手指掰开的肉瓣间,那块碎布发挥着它的作用。

  红色的肉瓣上渗出了液体,本干燥的布条吸收干净,那红的肉孔间流出的爱
液,没有引起男人的自豪感,却是皱着眉头无比嫌恶的将干布捅进肉孔中搅着。

  当阴道再次干涩的时候,子夜的阴茎又一次插入。

  「啊……」扭曲着小脸的雪儿望着丈夫、大帝。

  梨花带雨,云容惨淡、惹人无限爱怜的模样儿,不但没有引起男子的半丝怜
悯,反而更加刺激着他的残虐之心。

  当高贵的皇后被折磨的不能动弹的时候、肉体没有知觉的时候、男人在满意
的从那雪白的身体上爬了下来。

  抽出阴茎的时候,不止女人的花道渗着血丝,就连那自己那根红肿的阴茎也
有几处破皮的地方流着点点红丝。

  「嗯……」阴茎受到凉风的吹袭后,彻骨的疼痛令大帝眉头微皱。

    不过嘴角的笑容依旧那样诡秘和满足……

  因为皇后的花道间渗出的血越来越多,流的满腿而都是,那昏迷后的脸上都
透着痛苦的表情。

  「哈哈……婊子你终于知道,性爱不一定就是快乐,就象今天这一次,绝对
能让你今生难忘……哈哈……」

  尖利恐怖的狂笑声充满着整个中宫,一致传边各个角落里。

  赤裸的新帝摇摆的走出富丽的宫殿,宫外的女子和太监们连忙口呼万岁、万
万岁!

  然后跪拜在地上,等待着帝王昂首而过。

  一大早子夜就醒了过来,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第一次早朝,可不能耽误了。

  高坐在金銮殿的帝王接受众人的朝拜后,看了看身边空着的位子,一种难以
诉说的快感涌上心头,不用说上官雪儿今昨夜自己的大搌雄风后一定是下不了床
了要不早朝都不见她的影子。

  「陛下,据探子来报,北朝天柱将军高欢领三十万大军准备南下。」

  听到此等消息,大殿上群臣为之悚然,想起高欢此人文滔武略堪撑当世第一
人,如今又趁南朝新皇继位时,大举南侵,可谓是伪在旦夕。

  顿时金銮殿里议论纷纷,无不忧心冲冲。

  「哈哈……」少年天子不惊反笑,此举令大臣们大觉怪异,有的人甚至在想
难道皇帝被这个消息吓傻了么?

  刘子夜豁然站了起来,群臣见帝王站起,顿时跪倒在地上。

  「众卿勿慌,高欢是何人,爱卿们心里因该都还略知吧,他狼子野心世人皆
知。拨弘一族对其是恨之入骨,如果他领兵来犯我宋界,他的后方将会如何。」

  群臣听后心下大慰,齐声大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安定众人心态后,子夜挥手退朝。

  退朝后许多人因为皇帝的英明背感万幸,也有人心下暗恨,也就是那个禀报
消息的军机大臣,也是当今皇叔叫刘彻,此时他正挥拳击打着一棵桂花树。

  鲜红的液体随着拳锋流淌着,这个计划被子夜给识破了,看来自己小瞧了他
的智慧,以后的夺位计划可不能在出错了。

  下朝后,子夜正无事可干,以往他每次下课后可以找上官雪儿一起玩耍,那
时的日子是多么充实而快乐,如今找那贱人是不可能了。

  该去哪了?正抓着脑袋想的时候,一阵尖利的叫声响起,而切那人吼着:
「我是皇帝,见了朕还不下跪!」

  大胆晴天白日里有人敢称朕,想到此处子夜连忙吩咐停轿。

  下轿后传来太监李厚问道:「你去查查何人敢称孤道寡?」

  得到旨意后李厚并没有去查的意思,刘子夜一瞧心写纳闷。难道老匹夫敢抗
命,正要待发怒的时候,李厚时务的跪地禀道:「陛下此人不用去查,属下以知
道是谁了。」

  「何人?」

  「前太子,刘子聪。」

  「是那个疯子?」见陛下已经想起,李厚连忙回道:「正是,所以陛下不用
去查,也不用去理会他,一个疯子!」

  「哼、疯子也不能大逆不道,来人前往前太子寝宫。」

  得到圣谕后众人便打道前往前太子的冷宫。

  见圣驾到临,整个冷宫的人都相迎了出来,跪倒一片。

  「陛下,前太子是个疯子,您不必……。」还想劝时,刘子夜不耐烦的举起
了手臂并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厚从那眼神里看到不满,和杀机,活与宫中多年的他,也不至于傻到为了
个不相干的人卖命,也就不在支声。

  一进入院中,刘子夜就看见被铁练捆绑的前太子,也是同父异母的大哥。

  此时他的嘴巴已经被布团堵住了,身边的一个女子年纪二十七八左右,手里
正拿着空着的碗,看来是刚才在给那疯子进食了。

  身后的太监李厚见了,尖声细气的吼着:「大胆女子见了皇帝还不下跪。」

  那女人闻言顿时跪在地上:「臣刘子聪之妻,叩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
万岁!」

  那女子的姿色还有几分,但他更关心的是她的身份。

  「子聪夫人,也就是那疯子的老婆。父皇的大儿媳妇!」想起这不禁多望她
几眼,只见她低首跪拜着,娇弱的身子因为自己的霸气而轻微颤抖着。

  「哈哈……」这就是前太子妃,原本高贵无比的却因为那个老色鬼的原因,
落得如此地步,要怪只能怪……当看见那丰满的酥胸时,子夜顿时明白了。

  「哦…子聪夫人,那我因该称您为太子妃了。」客套几句后,刘子夜上前几
步,找到个好位置,好将那半裸出的酥胸看个透彻。

  跪在后面的李厚,从陛下的眼神的方向里也看出点头绪,时务的跪着退出院
子,也就将刘子夜与子聪夫妇三人留在里面。

  「陛下,奴婢不敢!」

  刘子夜见其恭顺的样子,还嫌不过瘾。几步走到咬着布团的子聪的身边猫哭
耗子道:「大哥,谁将你的嘴巴堵住了、谁把你给捆起来了。」并且将其嘴巴里
的布团撤出。

  刘子聪吐去布团后,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叫:「见到朕还不跪下,我是皇
帝。」

  对此子夜自然是吼了声:「大胆!」并且拔出腰间配剑就要斩杀的样子。

  跪在地上的女人连忙扑了过来抱出刘子夜的大腿哭求道:「皇上,我夫是傻
子,您不要杀他!」

  随着女人的抱姿,那双软如棉花的乳房就贴在大腿上。舒服的子夜几乎要叫
了出来,于是故意做举剑杀人的模样。聪夫人见了信以为真,连忙站起身子拉住
男人的手肘。

  此时的场景可谓是香艳无比,女人半趴在身上,软如水的躯体那么真实的贴
着自己,随着自己的手肘运动女子身体便在身上磨蹭起来。

  快活的冷酷皇帝的那根大鸟竖了起来,与此同时聪夫人也感觉到了,以身为
人妇的她,怎会不知道那大腿上躁热的巨物是何物了,明白此物是何后,俊俏的
脸蛋顿时红了起来,那紧拉着的手儿也放松开了,那身子自然是挪走拉。

  刘子夜望着女人娇羞的模样,那抹红云更令他食指大动动色欲狂涌,于是老
调重谈,把剑举起大声说道:「大胆逆贼,我非杀了你不可。」又做那要杀人举
动。

  望着皇帝那惺惺作态的杀人模样,聪慧的女人又怎么会不了解。于是她并没
有理睬刘子夜的咋呼,而是缓缓的走过去,拣起掉在地上的布团将丈夫的嘴巴堵
住。

  堵牢后丈夫的嘴巴后,聪夫人跪在地上,娓娓道来:「陛下,我夫已傻,任
何大逆不道的话都是无心之过,在此奴家请陛下念在兄弟之情,或者是同情他的
处境下高抬贵手。」

  越是低人一等,越能显现她的美,没有虚伪与做作。刘子夜心里的占有欲由
此更加浓厚,一手拿住女人柔软的臂弯儿,随着他惊人的力气,而被轻易的拉入
怀里。然后一手攘住那柳絮般的细腰儿。

  被强行抱住后,聪夫人的脸色一红,连忙用手推着、轻声说道:「陛下请放
手。」

  「不放,朕今天要了你!」

  赤裸裸霸道的要求,令女人的脸色由羞怯红晕变成了惊慌的惨白,「陛下请
自重,妾残花败柳之身,不能与……!」

  子夜的手臂用力搂着,女子的眉头拧成一团的样子。完全享受肉体斯磨快感
中的男人,怎会注意了,倒是她的对白另他很烦,于是一面用手臂搓揉着怀里的
伊人无耻回道:「什么残花败柳,什么兄弟女人、我是皇帝、我是万物的主宰。

  我现在要你就一定要你!「说完握剑的手略一用力,那傻傻望着刘子聪,脸
上顿时一道血痕。

  「啊…!」看见丈夫脸上的血痕,女人心疼的呼叫了起来,本想质问刘子夜
的时候。

  无情冷漠的声音又将她打入了地狱。

  「我已经讨厌你的罗嗦…在罗嗦的话这剑不是给你丈夫的脸留到疤痕,而是
让他的脖子搬家。」

  恶魔的声音令她想起多年前另一个恶魔,那人当着丈夫的面将自己!

  「呜……」男人的嘴咬着她粉白的嘴角,用力的咬着,直到一丝鲜血将,惨
白的唇而弄的红艳,才将注意力移到她的贝齿里,无情的舌头席卷着她柔嫩的嘴
腔。

  哐锒一声,宝剑落地了,握他的主人开始席卷着那两团柔软的山峰,用力的
捏着,每下的捏揉令怀里的女人颤抖、呻吟!

  以着死神威胁下妥协的女人,无论身上的男人如何捏弄她的敏感地带,都会
因那铁练捆绑着的男人眼睛而渐渐稳定下来。

  嘴儿吸着,软软的乳头,摸着臀瓣的手儿也顺着股沟摸到女人神圣之地,并
且手指无情的扣进细软的花道间,轻轻的抽动着,慢慢的转动。

  吸乳的嘴巴有点僵硬了,勾弄玉户的手指也有点麻木了,可是嘴里的乳头还
是软软的,那幽道还是那么干涩。

  为什么?当他望见她看着后面的眼神时,他明白了。

  疯子停止了傻笑,一双透彻的眼睛月妻子对望着,正是那种真挚的凝望难她
忍受着身体的本能,克制心理的欲望。

  「哼……」刘子夜将怀里的女人抛在地上,将她的身子翻转过去,然后随着
衣钵的撕裂声,白色的宫装化做了片片雪花,飞舞在天空。

  「子聪!」随着女人呼唤爱郎的同时、刘子夜那巨大的阴茎由后面插入到女
人的体内,没有惨痛的呼叫,因为心中有信念,因为丈夫与她同在,回忆起那一
天,邪恶的公公将自己掀翻在床上的时候,他勇敢的站了出来,与其相拼搏。

  插入后刘子夜猛弄几下后,感觉不到半点湿润,还有怎样狠插,身下的女人
都不曾痛呼,就连那表情都那样悠闲安逸。

  还有那疯子也如此安静的看着自己奸他老婆,那该死的表情简直和她一模一
样,想到恨处刘子夜将女人的身体扳转过来,使其面对着她丈夫。

  调好方向后,刘子夜将女人的腿弯儿托在手心,将其大腿提起的时候,柔软
的屁股也随之抬起,那含着阴茎的花道吐着挺拔的阴茎,淡红的阴唇随着鸡巴的
出入而翻动着,这淫糜的一切因该可以让,女人羞愧男人痛苦了吧!

  一切都出忽他的意料,女人依旧那么平静,除了那上下跳动的双乳,和那因
运动而变形的臀肉和,那身体的姿势以外什么还是一如往常。

  「哼……」越是这样,越是能激发刘子夜的狂性,他一手拣起地上的宝剑,
一手托着女人的身体将她抱起,胯下的鸡巴依旧没有离开那里。

  随着男人的起身,与丈夫对望的双眼忽的转头看去,死神般表情的男人,脸
部的肌肉一抽搐后,喀嚓一声骨头裂开的响声。

  脑中轰的一声,茫然了、带着秀发的皓首猛的回头,眼前不在有子聪的完整
的人了,只有一个冒着血的无头躯干,而他的主人已经滚落在地上。

  「不……」凄厉的喊声能感染任何有血肉的人,院子外的人除了老太监李厚
以外,几乎人人的面上都挂着悲切的表情,柔弱多感的宫女热泪也流了出来,虽
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那一声一一不一一足以说明一切。

  「哈哈……」狂笑中的男人见到女人的泪水,那插在软肉中的阴茎又粗了几
分,身体更加紧绷更加舒畅,那粗大的阴茎痛快的进出着干涩的阴道。

  随着丈夫死后,失去精神支柱后的她。渐渐被那下下撞击子宫深处的巨棒给
引导着,心疼,身体的疼,小穴的疼……涨和麻!

  一切的本能都因丈夫的死而复活了,阴茎进出的酸麻感,被奸污的羞辱感觉
一起冒了出来,然后的是她本能的哭喊和呻吟。

  最后男人舒服的将鸡巴插入女人体内的最深的处,紧紧的抵在花心里。

  灼热的精液开始喷发了,生命之水洗涤了女人身上的疼苦,接受那浓密的液
体添满花房后,女人的悲鸣化成了莫名的呻吟。

  高潮……女人的子宫内也开始喷发了,随着生命之水一搅和在一起。

  感受到女人高潮后,刘子夜这才心满意足,一把抱起女人,张嘴去吻她的脸
蛋的时候,被女人躲开拒绝了,不过这总比刚才那神仙样的表情好多了。

  对此依旧挺动着还在女人体内泡着阴茎,一面吼道:「李厚。」

  「奴才在。」随着主人的声音,李厚一面应着,一面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首先望见的是那一地的血,和那颗血淋淋的人头。

  这种事他瞧惯了,所以并不惊慌。

  「今天孤就在这住了,你找人把这里打扫一下,再准备好酒好菜来。」

  聆听完圣意后,李厚连忙称「是!」跪着退了出去。

  吩咐走李厚等人后,刘子夜这才抱着怀里的女人到内室,爱抚厮磨去了。

                (二)

  ***********************************

  此文纯属虚构,所以会令喜欢历史剧的朋友感到失望了。

  文中的背景有几分南北朝的影子,也可以说就是那个时代了。

  对于那个时代的故事我也一知半解,那是历史上最淫乱的年代。本人就很喜
欢看南北史演义,至于历史的年代和人物名称印象到是不深,可那高欢、刘子业
的淫乱故事却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

  究竟是怎么回事?太子妃无力的躺在卧榻上,双眼朝空中凝视着,双腿无力
的摊开着。股间股下都沾满着清凉的液体,那是暴君狂欢后留下来的。那是耻辱
的象征!

  本想起身将胯间的的污垢洗去,可是酥软的身子根本不愿意动弹。晨起的凉
风令她感觉到一丝寒冷,于是将折叠在身边的被子拉了过来,将它遮掩住她赤裸
的身躯。身体不再感觉到寒冷后,倦意袭上额头,就此安逸的进入梦乡!

  刘子夜早朝回后,吩咐李厚传圣旨。封前太子妃为慧妃,并且搬入后宫。

  午时不久后,刘子夜正在看阅奏折,此时外面响起女人的聒噪声,随着便闯
进来一名四十左右的妖艳女子。

  来人冒昧闯进,刘子夜很是不快,眉头顿时皱起来,一张脸冷若寒霜。

  浓妆艳抹的女子根本没注意到皇帝此时的样子,依然冲着那追进来的太监骂
道:「瞎了眼的,你不知道我是圣上的大姨么?」训完太监后,那女子转过身,
那张狂的模样顿时化成笑脸可亲。

  身后的太监可不象女人那么不知道死活,连忙跪地道:「皇上,奴才……」

  从女人专横的模样,刘子夜就看出太监也是没能力阻拦,于是手一挥,冷然
道:「没你的事,下去吧。」然后拿起一本奏折继续看着。

  见太监退下后,皇上也没责怪自己的样子,也就倚老卖老地直呼皇上小名:
「子夜啊,大姨本来准备去看你娘的。路过御书房就来看看你。」

  「嗯。」

  「大姨今天有事情想求你帮忙!」

  「哦。」

  「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我想你给他弄个一官半职。」

  听到这里,子夜算明白了。她是来给表哥求官的。

  「大姨你想让我封他什么官啊!」

  听到皇上主动称自己大姨,独孤紫红心下狂喜,想着儿子求官有望,于是张
口说道:「皇上要是愿意的话,弄个一品二品的当当就行了。」

  刘子夜一听,心下想到:乖乖,胃口不小么,张口就要一品大员。还有那贪
得无厌的表情更让他心下不爽,但他存心戏弄下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大姨。

  「才一品啊!」

  「什么,才一品?」听皇上的口气似乎这官位要低了,想到此连忙改口道:
「皇上,一品不要了,封个王吧!」刚一脱口,但一想起王只有皇族才能封的,
还知道点事故的她立即改口:「封王不行就给个侯做做!」

  她也太高估自己这大姨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了,若她不是母后的亲姐姐,恐怕
她的人头早在午门上挂着了!

  「好,就封侯,取个什么名字好呢?」说到这刘子夜就站了起来,装做一副
认真思索的模样,在卧榻前来回踱步。

  而那不死活的妇人,也不客气的坐在皇帝的龙榻上,两眼巴巴地望着眼前晃
动的帝王,想着儿子即将得到的侯位,口水都几乎要流了出来。

  忽然刘子夜一转身,独孤紫红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是名号出来的时候了。

  「就封个身首异处加满门抄斩侯。」

  还没听清楚,独孤紫红就赞了起来:「皇上英明,这名字好长。身首……」

  当念到这里时,她恍然大悟。忙看了下刘子夜的表情,完全不象开玩笑,一
张脸说多难看就多难看,吓得她连滚带爬的跪到地上,喊着皇上恕罪。那头也磕
得如捣葱一样。

  「哼……」冷哼一声后,子夜坐回到龙榻上。

  「陛下,愚妇无知!……」求饶也这样喋喋不休,不过样子到是挺好玩的,
玩心大起的子夜将脚趾头伸到女人嘴巴里。

  「呜……」这下子终于安静了。

  望着大姨那含着脚儿,想吐不敢吐,想咬不敢咬,进退两难的模样,刘子夜
乐了。

  「大姨,你拿舌头舔,只要我舒服了,就饶你不死饶我那表哥不死。」

  听到这里,为了活命独孤紫红也顾不上脚趾的肮脏了,认真仔细的含着脚趾
头,舌尖也卷着脚拇趾。

  「哦……」舒服的感觉让子夜忍不住呼了出来,还有那女人含脚趾头的样子
简直就象在含鸡巴一样,想到这里双眼一热,裤裆里的阴茎也举了起来。

  性欲的催促下他开始在女人身上找宣泄点,注意到大姨那双半露出的乳圆,
便提起另一只脚伸到乳沟里面,享受那雪白的乳房带来的足底按摩。

  皇上的这番举动,吓得独孤紫红吐出臭脚后惊呼起来:「啊…皇上…」

  同时刘子夜弯下身子一把揪住她的胸衣,用力一甩,碰的一声、妇人的身体
就此腾空而起「碰」的一声落到床上。顿时把独孤紫红疼得「哎哟妈呀!」地乱
叫起来。还未等她疼呼几声,一道寒光顿现。子夜抽出墙壁上挂着的宝剑,将其
锋芒指着大姨的脖子。

  冷冽的寒气由细嫩的脖子传到知觉中,独孤紫红顿时两眼汪汪的流泪,不过
死到临头的她还不知道错在哪里,正准备张嘴的时候,刘子夜冷冷的说道:「大
姨,你的话真多,我讨厌多话的人。」听到这里,了解圣怒的原由后,独孤紫红
乖乖的闭上嘴巴,聆听着子夜圣言。

  见女人点头示意明白了他的意思,刘子夜也将宝剑收回。

  脖子上的威胁消失后,躺在卧榻上的女人正要起身,却被刘子夜按住了双肩
膀,将其推倒在床上。

  「皇……」对此有些不明白的女人,正要问时想起前言及时收声。

  对此刘子夜给与表扬:「不错,就是这样,只许听从我的话,不要问!」另
一面大手已在女人的胸前活动着。大手放肆的捏着双乳,感觉在手中的变化,感
觉它的主人恐惧的颤抖。

  感觉到外甥的意图后,女人却不敢出言抗争。

  男人的大手慢慢的不再满足于女人双峰带来的快感了,慢慢的下移,一直到
神秘地带,五指无情的罩在那饱满的阴户之上,开始抓捏起来。

  属于丈夫的女人引以为傲的生育贞洁之门,如今被另一只大手抠摸着,无比
的羞意涌上心头。面对即将可能失去的贞操,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到此她只有闭
上眼睛去等待和忍耐过这段煎熬。

  「把衣服脱了。」见此话过后,大姨还未有所动。子夜大手一挥,只听啪的
一声,脸颊上传来火热疼痛,顿时令她回过神来。随后男人的一字一句都落入她
耳中。

  「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我脱了,要一丝不挂!……」

  虽然是他的长辈,可是他的身份是天子,柔弱的女人又怎能和他抗衡呢,闻
言后独孤紫红只有乖乖的把衣服脱下来。对于那瞪着血红双眼的男人,聒噪泼辣
的女人羞怯的低下头,并且试图用手遮掩住身体的要害。

  「把手拿开!…」无情的声音下,女人只有把遮住双峰的手撤离。

  「躺下、把腿往后收,将屁股对着外面。」直到女人依照他的意思将雪白的
屁股、带着淫液的阴户暴露在眼前时,男人才满意的喊停。

  仔细观察了一会后,刘子夜拿起毛笔开始在女人的花瓣上划弄起来,瘙痒的
感觉让女人的身体与花瓣轻微的颤抖,如此勾弄几下后,褐红成熟的唇肉与那鲜
红的肉孔被黑色的墨迹给染黑了。

  瞧着自己的杰作,刘子夜满意的笑了起来。欲火也燃烧得更剧烈,强烈得令
他有扑上去大干一番的想法。但一想起这女人大自己许多,还有她的身份是自己
的亲大姨,那份火热欲望更加…乱伦的字眼燃烧着他的脑神经,不,自己奸她还
不过瘾…想到这里他想起一个人,脑海里顿时灵光一闪。

  女人花道深处的爱液随着毛笔的刷弄也流淌出来,与那黑色的墨迹染为一体
滴淌在皇帝的龙榻上,一股女性的臊气由此充斥着正个书房。独孤紫红也因此脸
色羞得通红。

  正在她羞恼时,眼前一黑。她看不见外面的事物了,却能听到男人的声音。

  「大姨,我出去一会。你不要乱动哦。」听到嘱咐后,女人连连点头。

  「还有,不要将脸上的东西拿下,要不我可不客气!」留下句狠话,子夜就
踏出了书房。

  走出书房后,子夜命人去传大姨之子进宫。

  等待一会后,表哥赵虎便来到了书房门口,见到子夜连忙跪倒,「小人赵虎
见过皇上,愿我皇万岁!…」

  刘子夜一挥手道:「赵虎,免了那些繁文缛节吧,快起身,孤有话问你。」

  赵虎听言后立即站起。

  「听说尔有报效朝廷的意思,特来求证!」

  听到这里赵虎想到一定是母亲的推荐,想着以后飞黄腾达的日子,赵虎连忙
又跪下忠心耿耿地道:「皇上,小人确有报效朝廷,报效皇上的心愿。为皇上我
可以赴汤蹈火死而后已。」

  刘子夜听到赵虎的宣誓微微一笑,「赵虎,孤用人一不以亲朋为之,二不一
定要很有能力的人才,要的是忠心耿耿的狗。」

  求官心切,赵虎立即回道:「我愿做皇上最忠心的狗!」

  「很好,不过怎么能知道你的忠心呢?」

  「小人愿意挖心掏肺,皇上瞧见的一定是颗红彤彤的赤胆忠心!」

  「哈哈…挖心到不用了,只要你进此房间将里面的女人给干了,一品大员就
是你的了!」

  听到皇帝说的怪论,有点不敢相信的赵虎竟犹豫不决的木呆而立。

  「孤还会骗你么,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辅佐我!」

  皇上略带不满的口吻立即让赵虎定下了决心,大步朝书房走去,刚到门口他
正要推门的时候,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里面的女人名字叫独孤紫红!」

  「母亲的名讳。」熟悉的名字立即让赵虎停在书房门外。

  「现在有两条路给你走,一是脱光衣服进去,然后嘛……哈哈,孤也不多说
了,二就是穿着衣服进去,你可以将女人带回家,不过,从今以后你就得离开皇
城,永远是平民百姓。」

  说完后刘子夜望着赵虎的背影,他要看看这男人如何选择他的路。

  男人艰难的往前移了一步,接着两步。看在刘子夜眼里大感失望,看来这小
子的贪婪比伦理要小些。

  正在失望的时候,赵虎已到了推手门开的位置了。就在此万钧一发的时刻,
门口的人迅速的脱着衣物,瞬间,一副健美的男性裸体出现在子夜面前。

  「很有趣!」看见贪婪胜利后,子夜再次播放诱惑的种子,「赵虎,如果你
干她时将蒙着她脸的衣物拿开,我便封你为侯。」

  赤裸的男人没有回答,而是木然的将大门推开。

  步步如有万钧之力,赵虎艰难的走向那皇帝的卧榻,眼前一具女人的裸体呈
现在眼前,双腿淫荡的分开着,那浑圆大腿间流淌着黑色的淫液,那支在屁股不
远处湿润的毛笔解开了他脑中的疑惑。

  女人的面貌虽然被掩盖着,但他已经明白她是谁。

  她是母亲独孤紫红,是生他养他爱他疼他的女人,她在他心目中是那么的高
贵和伟大,如今却以着如此姿态出现在眼前。

  想着锦绣前程,望着那靡丽的生殖器,赵虎的阴茎举了起来。他猛的上前几
步将脑袋贴在那神秘的地方仔细的观看着女人的神秘的圣地。

  扑鼻而来的臊气和那半开着的肉唇,让赵虎忍不住用手指头去拨弄,刚触摸
到,一股凉而粘稠的液体就染湿了指头。

  带着黑墨的液体散发着无比的诱惑与魅力,因为这是母亲那里流出来的,是
圣水,想到这里他将手指含到嘴里吸了起来。此时床上的女人微微转动了一下身
体,然后轻匀的呼吸声告诉他,她睡着了。

  那双袒露出的巨乳,虽然不再那么挺拔,却也柔软圣洁。于是赵虎双手握住
那里不停的收缩着掌心,用手心的每一处肌肉去感觉小时依恋的乳房。

  回忆起童年的往事,想起母亲慈祥的面容,那已举起的阴茎慢慢萎缩下来,
他要放弃!就在这时刻,父亲那张无情的脸孔出现了。

  「无用的畜生,你这一辈子都没出息!」还有家族里官位最大的大伯总是以
傲人姿态对着自己,总是以鄙视的眼睛看着……

  不!想到要是放弃了,自己将碌碌无为,一生都要受家族与大众的耻笑和鄙
视,想起可怕的嘲讽,赵虎疯狂了,双手用力的握住阴茎,狠狠的套弄起来,可
是努力也是白搭,阴茎依旧是半软着。

  时间不允许他再犹豫了,爬上龙床架起女人的大腿,将其挂在脖子上。然后
将半软的阴茎按在那被墨染黑的肉唇,在手的指引下划开了肥厚多汁的肉唇,抵
住那潮湿的洞口,在那里磨蹭着。

  很快,肥厚的肉唇咬住半软的阴茎,夹着那柔软的龟头吸着,无限的磁力与
淫靡洗刷着赵虎紧张的心灵,软绵绵的阴茎重新获得了生机,在母亲的肉唇间茁
壮的成长,很快阴茎弹直了,不再是那种垂在胯下的状态。

  取而代之的是火热的龟头直对着湿润的阴道,赵虎借着重生的状态,将鸡巴
送了进去,湿润的花道轻易的迎接着它的到来,一眨眼的工夫就将它吞嚼到阴道
深处。

  阴茎被包裹后,赵虎舒服的直起腰,然后开始耸动下身,那根也被染黑的大
鸡巴开始有序的抽插。

  此时睡着的女人也随着侵入醒了过来,那根体内转动的鸡巴是那么真实,粗
大坚硬,燃烧心怀的热度令她呻吟起来!

  母亲的屁股不停的在身下筛动着,每下扭动后,那已经被淫水洗净的褐红肉
唇就随着显入眼前,「噢…」的闷吼后,极度的快感令赵虎想看看妈妈此时的表
情。

  不满足于母亲骚浪的迎合,沉醉在封侯的诱惑下,赵虎无情的将隐藏真相的
遮掩物拉起。还以为被帝王操弄的女人,随着遮掩物体的离去,渐渐看清楚那托
着自己腰身狂送鸡巴的男人的真面目。

  「啊…虎儿!…」简短的几个字,却引起门外刘子夜的极度的快乐,手中的
鸡巴也由此喷发了,灼热的精液喷洒在书房墙壁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9-09-21 02:46 , Processed in 0.030202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