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凤凰棋牌 澳门皇冠赌场 黄金城棋牌 吉祥坊BBIN 凤凰娱乐城 大赢家棋牌 网上彩票站 凤凰国际赌场 吉祥坊娱乐 亿乐彩彩票
查看: 86|回复: 0

红粉猫

[复制链接]

279

金钱

0

色币

15

评分

四星会员

积分
1201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达懒洋洋的将双腿翘在豪华的大圆桌上,表情有些无聊的看着克鲁斯。

  克鲁斯并不是不清楚高达心中此刻的索然无味。一个任务结束,再一个任务
来临之前的空档,一直是大家都不太能忍受的时光。

  聪明的杜雪早就选择了这一段时间到香港去度假、采购,打发这一段无聊又
难捱的日子。

  克鲁斯瞄瞄高达。「既然这么无聊,为什么不去」轻松「一下呢?」

  高达连笑都提不起劲。

  「你连女人都觉得腻啊?」克鲁斯像发现新大陆般的叫嚷着。「不要因为杜
雪不在就这副丧家之犬的模样,她会回来的!」

  高达不予置评的一笑。

  「最近为什么这么平静?」克鲁斯点了根菸,递给了高达。「那些作奸犯科
或是有什么特殊要求的人都到那里去了?难不成他们也度假去了?」

  「克鲁斯!你可不可以安静一下?」高达略带笑意的要求,吐了个烟圈。

  克鲁斯做了个把嘴唇缝起来的表情。

  「杜雪有没有交代她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耶!」克鲁斯挑挑眉。「总算承认没有她在就不太一样了吧?」

  「我只是搞不懂香港有这么好玩吗?」高达去过香港,不过都是因为出任务,
所以可能无法体会出香港的好玩和吸引人之处。

  「杜雪告诉我她准备到澳门好好的赌一赌。」

  「她有没有把所有的家当带去?」

  「我倒没有问她这个。」克鲁斯也为自己点了根菸。「不过我相信她有输的
本钱,上个月她买了枚钻石戒指,轻描淡写的说只有新台币一百五十万元而已。」

  高达若有所思的想着,一个女人太有钱也不好,经济独立之后,傲气也跟着
来然后男人就一点也不放在眼里,架子也出来了。

  偏偏杜雪除了有钱之外,还有美貌及脑筋,更有冒险犯难的精神,又重感情,
也难怪高达的一颗心全悬在杜雪身上。

  今天如果杜雪也在眼前的话,日子或许不会这么的难以忍受,即使是斗斗嘴,
即使是针锋相对,他都会甘之如饴,他都会欣然的面对。

  问题是杜雪在那里?

  杜雪的归期又是什么时候?

  总部的大门被推开,像是回应高达心里的迷惑,杜雪气喘咻咻的冲了进来。

  「把你们身上的钱全部拿出来!」杜雪嚷道。

  高达没有注意到杜雪到底在嚷些什么,他把心思都放在杜雪的身上。脸上皮
肤黑了一点,但是更具健康美,脸颊消瘦了一些,更增添了一股楚楚可怜的韵味,
虽然和杜雪的本性不合,但是杜雪真是令人怜爱。

  「钱拿出来!」杜雪提高了音量。

  「杜雪!你什么时候成了抢匪了?难不成在澳门把所有的家当全赌掉了?」
克鲁斯陶侃道。

  高达倒是一言不发的掏出皮包,拿出所有的现金交给杜雪。

  杜雪给了高达一个眩目的笑容,令高达值回票价,那怕杜雪是把这些钱拿去
丢掉,高达都觉得值得。

  「克鲁斯,你呢?」

  克鲁斯咕哝了两声,不情不愿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有些不舍得的交给了
杜雪。

  杜雪拿了钱,像一阵旋风似的又冲了出去。

  「她到底在搞什么?!」克鲁斯皱着眉说:「那些钱可是我这个月的全部生
活费。」

  「杜雪会还你的!」

  「我不是担心她不还我钱。」克鲁斯笑笑。「而是心疼和不解她花钱的方式,
照她那种一掷千金又没有节制的花法,我真同情她未来的老公。」克鲁斯说完,
目光自然的瞄瞄高达。

  「你看我做什么?」高达心里虽然喜滋滋的,但是脸上不得不故作严肃。

  「让她的老公去操心,我们何必在这里杞人忧天!」

  「是啊!」克鲁斯顺着高达的语气。「有些人就是嘴硬,心里想的是一回事,
嘴上说的又是另一回事!」

  高达没有加以反驳。

  杜雪又进来了,脸上则是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

  「谢谢你们!」杜雪甜甜一笑,然后行了个军礼。「钱我明天还给你们。」

  克鲁斯看看杜雪的身后,没有看到什縻东西。「我们的钱到底用到那里去?」

  「我送人了。」

  「送人?」克鲁斯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连高达都不禁有些讶异,杜雪的某些行径是疯狂,不可思议了点,但是把白
花花的银子随便的送人,也未免太离谱了一点吧!

  杜雪看看两人,然后笑着解释。「在我来这里的途中,咱们隔壁大楼的前面
坐了个可怜兮兮的女人,浑身脏得要命又哭成了一团,我忍不住的就走上前去问
她。结果她告诉我说是被儿子和媳妇给赶出来,想回乡下又没有车费,原木我想
替她去找她儿子算账,但是她硬是不肯,只想回乡下。」

  「你相信她?」克鲁斯尖着嗓子的问。

  「为什么不信?」

  「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是利用别人的同情心在敛财的?」克鲁斯气急败
坏的说。

  「她不像骗人的样子!」

  「杜雪!克鲁斯说得没错。」高达柔声的说:「现在的人羞耻心和荣誉感已
经荡然无存,我知道你善良,但是有时候过分的善良也没有什么好处。」

  「我错了吗?」杜雪委屈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她看起来那么可怜,那么的
令人鼻酸,如果真的没有人帮她的话,说不定会把她逼上绝路。」

  「你调查过她所说的话吗?」高达问。

  杜雪摇摇头。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在骗你?在博取你的同情?」

  杜雪的脸垮了下来。

  高达见杜雪如此也不忍心再苛责,毕竟杜雪的出发点没有错,何况如果那妇
人的遭遇真是如此悲惨的话,那杜雪是真的做了一件好事。

  克鲁斯这会也不愿意再迎风放火,一次经验一次教训。现在的人冷漠惯了各
人自扫门庭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杜雪有这种心真是难得,社会上就需要一些像
杜雪这种有傻劲的人。如果那妇人是欺骗杜雪,见杜雪如此的热心,倾囊相助,
说不定会良心发现,改邪归正。

  「好了!杜雪!」克鲁斯笑着说:「我们都相信她是需要援助的!」

  高达给了克鲁斯一个鼓励的笑容。

  杜雪的心情好了一点点。

  她接着看看高达。「真的!」高达附和道:「有谁能骗得过杜雪那对锐厉、
精明的眼睛?」他哄道。

  杜雪相信了。

  杜雪马上又是一脸的笑,好像刚才的犹豫和不能确定都不曾发生过。她可以
是一个最世故的女人,但她也有其极单纯的本性。

  「好了!总算肯笑了!」克鲁斯取笑道:「这会我却连今晚的晚餐都没有着
落。」

  「我请你们吃大餐!」杜雪爽快的说。

  「你这会身上还有钱?」克鲁斯怀疑的说。

  「杜雪一定有信用卡嘛!」高达替她答了。

  「还是高达的反应快!」杜雪难得好心情的赞美高达。「钱你们不用操心,
在今晚你们回去之前,钱就会送达到你们的手中!」

  「有没有利息?」克鲁斯满脸的期待。

  「你真贪心!」杜雪叫道。

  「请我们吃什么?」高达慵懒的问。

  「随便你们说!」杜雪大方的道。

  「我没有意见!」高达说。

  「你呢?克鲁斯!」

  克鲁斯想了半天。「既然逮到了机会可不能随便放过,那些饭店的自助大餐
也已经不新鲜了……」

  克鲁斯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

  「这样好了!我招待你们到我朋友所开的私人俱乐部去,除了大餐还有醇酒、
音乐和美人,够意思了吧?」

  克鲁斯竖起大拇指。

  「高达!你不反对吧?」杜雪望向高达。

  「你说好就好!」

***********************************

  这个没有悬挂招牌又不对外营业的私人俱乐部里真是装潢豪华,格调高雅。

  角落里有一架大钢琴,钢琴前还有个灯光变化万千,小巧但极有气氛的舞池,
一个个隐密的卡座,使每一桌的客人都可以保有不被打扰的便利。

  美艳绝伦又婀娜多姿的女经理和女服务生四处的穿梭,脸上的媚笑比桌上的
酒还更令人心醉。

  克鲁斯来这里真是有大开眼界、如鱼得水的感觉,只见他和女服务生们调情
个没完,一副乐此不疲的大众情人状。

  高达反而一副老僧入定般的无动於衷。

  杜雪偷偷的打量着高达,怀疑他今晚上的反常举动,对女人他向来没有什么
选择,来者不拒。

  「高达!」杜雪忍不住的要问。「这个俱乐部里的女人难道没有一个你看得
上眼?」

  「有!有一个!」

  「谁?」

  「就是你啊!」高达半真半假的说。

  「高达!」杜雪火爆的脾气要发作了。「你豆腐竟然吃到自己人的头上,何
况今天还是我做的东,我请的客!」

  「你自己问我的嘛!」

  杜雪深吸了口气,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杜雪!如果你做了现在你心里正在想的事,别怪我也同样的回报你哦!」

  克鲁斯嗅到了一触即发的战争气息,出来做和气佬了。

  「首领!杜雪!你们就饶了我好吗?」他故意一张讨饶的脸。「这么好的气
氛和美女,你们要吵到阳台上去吵好吗?」

  杜雪瞪了克鲁斯一眼。

  高达看看杜雪。「愿意陪我到阳台上站一会吗?」

  杜雪本能的想拒绝。

  克鲁斯做了个恳求的表情,双手合十,求杜雪答应的可怜状。「我不常有机
会到这种私人的俱乐部里来乐乐,你好人就做到底,送佛也要送上天。」

  既然已经有了台阶下,杜雪也不愿意再矫情,一副小家子气的样子。

  「好吧!」杜雪点点头。

  克鲁斯差点要感涕零,跪着亲杜雪的脚了。

  高达优雅的起身,极有绅士风度的朝杜雪伸出手。

  杜雪故意装作没有看见,自顾自的往阳台走去。

  高达自嘲的看着克鲁斯。

  「首领!她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克鲁斯替杜雪说话。「她姑奶奶的脾气
阴晴不定,说风是风,唤雨是雨,让着她一点吧!」

  高达居然真的认命了。

  高达施施然的往阳台走去。

  杜雪倚着雕花栏杆,微风轻拂过她的发梢,传来一阵淡淡的幽香,她的神态
是悠闲的,是自在的,是性感而撩人的。

  但是她也是不可碰触的!

  高达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

  高达走到杜雪的身边。「香港、澳门之行愉快吗?」

  杜雪回过头。「很好玩!尤其是对我这个购物狂来说,虽然我什么都不缺,
但是只要是女人,都有强烈购物的冲动!」

  高达点点头,一副他能理解的表情。

  「我不在的这一阵子,没有出什么任务吧?」

  「没有什么大事!」

  「那你做些什么!」杜雪好奇的问。「女人方面的事就不用跟我说了,讲点
新鲜的。」

  「我和克鲁斯去钓鱼。」

  「钓鱼?」杜雪表现的好像第一次听到「钓鱼」这个字眼。「你坐得住?!
你能平心静气的坐上一整天等鱼上钓?」

  「钓鱼也是一种思考的方式。」

  「我想你和克鲁斯一定是去那种」有美人陪钓「的色情钓鱼场所吧?!」

  高达对杜雪常有一种有理说不清的乏力感。杜雪已经将他定型,把他当花花
公子、女人玩家、女性杀手,几乎不考虑用另一种角度来衡量他。

  「被我说中了吧?」杜雪沾沾自喜。

  「原来你满脑子装的都是垃圾?」高达开始反击。「你只会想我和女人干了
什么好事,去了那些色情的场所,杜雪!你长大点吧!」

  杜雪闭上嘴,用沈默来抗议。

  高达知道自己的话可能重了一点,他是该道歉,让杜雪打开话匣子。「刚刚
算我没说。」

  「但是你说了。」

  「我醉了!」

  「你从来都不会醉!」

  「我因为你而醉可以吧?」高达用嘻皮笑脸来掩饰他心中真正的情感,眼睛
一瞄。「满足了你女性的虚荣心没有?」

  「被你看上才倒楣!」

  「真的这么糟吗?」

  杜雪瞪了高达一眼,然后将视线投向阳台的前院,一望无际的草坪,还有一
个正闪着银光,波影粼粼的游泳池,有令人想一跃而入的冲动。

  此刻的气氛是宁静、祥和的,在高达和杜雪之间很少能产生的感觉。

  高达看着杜雪的侧面,突然脱口而出。「你到底几岁了?」

  「高达!你难道不知道问女士的年龄是一件既不礼貌又粗鲁的事吗?」

  「有没有三十岁?」高达大胆的猜测。

  「二十七!」为了不想让高达猜个没完,杜雪乾脆据实以告,反正也没有什
么大不了的事。

  「你难道没有考虑过结婚吗?」

  杜雪摇摇头。

  「为什么?」

  「你自己呢?」杜雪反问,她转向高达,咄咄逼人。「你为什么不结婚?」

  「我的工作不适合我结婚。」

  「藉口!」杜雪嗤之以鼻。「风流就风流,何必给自己找理由!」

  高达不在这一点上面和杜雪争论。「你呢?你还没有说你不结婚的理由!」

  「我喜欢自由!」

  「结了婚不等於失去自由!」

  「听听你说的!」杜雪逮到了话柄,准备大肆加以鞭挞。「我想你即便是结
了婚也不会失去自由,你到死都不可能改变你游戏人间和玩弄女性的本性。」

  「杜雪!你对我有偏见!」

  「你怎么不说是我看透了你!」

  「你真的看透我了吗?」高达调情的说,身子往前一靠,低下头凝视着杜雪。

  杜雪本能的后退一步。

  「你怕我!」高达宣布道。

  「长到这么大,还没有碰过我杜雪会怕的人。」

  「那你何必后退!」

  杜雪赌气的往前站了一步。

  高达趁势抓起杜雪的双手,将杜雪拉进了自己的胸前,双手自然的移转到杜
雪的腰上,牢牢的扣住了她的腰,身子贴上了杜雪的每一寸。

  杜雪也感受到了由高达身上传来的那股撼人的电流,那股电流是那么的强,
那么的不容人抗拒。

  「杜雪……」高达有些意乱情迷。

  杜雪显然没有听到高达在说什么,她的耳边只有自己和高达的心跳声。

  高达低下头,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吻上了杜雪,高达的吻是那么的炽热,那
么的狂放,那么的专注,那么的惊天动地,杜雪总算尝到了。

  杜雪的手悄悄的爬上了高达的颈头,两人显然一样的投入,一样的乐在其中。
直到……

  「首领!」克鲁斯突如其来的冒出。

  高达和杜雪迅速的分开。

  两人脸上都有一股无法立时褪去的红潮,高达的额头上还汗珠点点。

  「我打扰到什么了吗?」克鲁斯装出一脸的无辜。

  杜雪的表情有些恼羞成怒,於是只好把怒气出在高达的身上。「除了占女人
的便宜,我实在看不出你浪子高达还有什么大本事!」

  「刚刚你显然并不反对我占你的便宜嘛!」高达他有气没地方出,腰下的那
股热和痛实在需要杜雪来抒解,但是她却张牙舞爪的先指责他。

  克鲁斯夹在中间,又成了一次猪八戒,里外都不是人,那一边都不能得罪。

  杜雪狠狠的给了高达一记叫他下地狱的眼神,身子一扭,走回室内。

  「克鲁斯!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哦!」

  「有你一通紧急的电话嘛!」

  高达不悦的走回室内。

                第二章

  浪子高达是被一通神秘电话给请到这条街来的。

  电话打到了高达和杜雪去的那家私人俱乐部,当高达拿起电话的时候,他只
听到一个甜腻动人的女人声音说道:「到红粉猫酒吧来,你会有意外的遭遇!」

  只是一句话,对方就挂上了电话。

  高达呆了半分钟,然后便向杜雪和克鲁斯告别,半小时后,他已经来到了那
繁华的酒吧街道上,他慢慢地走着,看来像是一个全无目的的人。

  临走前他曾被杜雪奚落,特别是当杜雪知道打电话来的是一个女人的时候。

  好在克鲁斯在旁边提醒,说有可能是一件任务的时候,杜雪的脸色才好一点。

  高达想到这里对自己一笑,杜雪对自己并不是全然的无动於衷。

  此刻高达必须暂时的忘记杜雪,好好的思索一下那通电话是谁打来的。如果
他到了「红粉猫」酒吧,又会有什么遭遇呢?不过不管是什么在等着他?高达都
没有不去的意念产生过,因为他是一个什么都不怕,只怕生活中没有刺激的浪子!

  他看到了一只巨大的,全是粉红色的猫儿,那猫儿有规则地眨着眼睛,摇着
尾巴,高达知道那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红粉猫」酒吧了。

  他没有去过那间酒吧,但是他对那酒吧却知道得不少,那里绝不是一间普通
的廉价酒吧,更不是一般薪水阶级的人去消费的!

  自然,一般人也可以进「红粉猫」酒吧去买醉,只要他舍得花上一个月薪水
购买门票,然后再花一个月的薪水去买一杯酒喝。

  就算一般人在半年之内,一个钱也不花,那么他也不可能在「红粉猫」酒吧
之中,逗留超过二十分钟。所以,那是真正奢华之极的去所。

  高达整了整领带,今天晚上他反正没有事,而且他的口袋又有着好几叠簇新
的钞票,那么何不趁这个机会去逛一逛?听说「红粉猫」中的女郎,是可以和美
国花花公子俱乐部中的美人儿媲美的,想到这里,高达不由自主吹了一下口哨。

  他慢慢地向前走去,走过好几家酒吧的门口,那些酒吧的门口,全站着妖娆
的酒吧女郎,露出她们雪白的大腿,在向过往路人抛媚眼。

  高达向她们微笑着,她们之中也着实有几个美人儿,但是当高达想到他的目
的时,他只耸了耸肩就走了过去。

***********************************

  他终於来到了「红粉猫」酒吧门口。

  那酒吧的气派,便已然十分慑人,门口是一大幅空地,这里的土地,价格是
一千美金一尺,但是那空地却足有两千平方尺!

  然后是阿拉伯宫殿式的大门,门口有一行字,也是霓虹灯的,闪耀着的字句
是:欲迎前来,皇帝陛下。

  对於那样招徕的句子,高达不由自主喝了一声采。

  这表示走进这家酒吧的人,可以得到帝王般的享受,而且阿拉伯式的宫殿,
使人联想起中东的阿拉伯土王来,除非口袋中没有钱,否则谁不想进去?

  和别的酒吧不同,在它的门口一个女郎也没有,却站着四个足有六尺五寸高
的大汉,那些大汉,赤着上身,身上涂着油,完全是中东武士的打扮,在他们的
腹际,还悬着雪亮的弯刀,看他们横眉怒目的样子,胆小的人根本不敢走近去。

  高达仍然慢慢地向前走着,当他来到门口时,那四个武士立时弯下身来向他
鞠躬,同时深紫色的丝绒帘掀开,一个中年人走出来。

  那中年人的身上,也穿着阿拉伯的服装,他满面笑容地向高达行着礼,抖开
了手中所捧的一件红袍,披在高达的身上。

  那种红袍,通常是阿拉伯国家的君主才有资格披用的。

  然后那中年人退一步,恭敬地道:「随便你赏赐,陛下!」

  高达笑了笑,他知道这时如果他不出手豪阔的话,在他背后的四个武士,纵
使不用弯刀来砍他,揪住他的肩头,将他摔出去也是难免的了。

  他伸入衣袋,拿出一叠新版的大面额钞票来。

  高达的身边除非没有钱,否则永远是簇新的钞票,他顺手分了一半,撕破了
封条,「啪」地一声,放在那中年人的手中。

  那中年人呆了一呆,先向手中的那一叠钞票望了一眼,然后他将身子弯得更
低,道:「陛下,请进去享受世上最美好的一切!」

  高达将馀下的半叠钞票放回袋中。那中年人躬身后退,高达便跟着他走了进
去,一走了进去,就发觉里面的灯光极为悦目,全部都都是浅紫色的。

  高达看到里面的布置,和普通的酒吧,全然不同,不但极为华丽,而且地方
十分宽敞,在一列金色横吧前坐着几个女郎,这时一起向高达望来。

  高达又吹了一下口哨,那几个女郎全是值得高达吹口哨的,尤其是其中的一
个金发女郎,她坐在吧前的高凳上,一双雪白修长的腿,用一个十分美妙的姿势
高翘着,在她身上所穿的是一件渔网短裙,透过网眼,高达可以看到她高耸的豪
乳和艳红的乳尖。

  当她的玉腿高翘之际,高达还可以看到她在渔网裙内,除了一条浅紫色的三
角裤之外,什么也没有穿着,她的细腰和美妙的脐孔,也隐约可见。

  她看到高达在望向她,左腿有意无意地提得更高,同时她的丰臀在收缩着,
使得她双股之间,呈现一种极其诱人的蠕动。

  高达完全不及去看其它的女郎和酒吧内部还有一些什么装饰。他不由自主的
向那金发女郎走了过去。在那金发女郎的脸上也现出媚荡之极的笑容来。

  可是就在这时,那中年人突然在高达的耳际低声道:「陛下,她不是你今晚
所需要的女人,你应该选择更精彩的,请跟我来!」

  高达呆了一呆,在他的浪子生涯中,他不知道享受过多少美人儿,在他看来,
那金发女郎已经是够精彩,足够使人在她的身上感到神仙般的快活的了!

  所以高达用疑惑的眼光向那中年人看去。

  但是在那中年人的脸上却泛现出一个十分肯定的微笑来,高达只得转过头去,
向那金发女郎发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

  那金发女郎已向前走来,她暖烘烘,香馥馥的娇躯向高达靠了过来,她几乎
和高达一样高,她殷红的唇,向前微微呶出,那是渴望着接吻的表示。

  没有一个男人是可以禁得起那样诱惑的。

  高达立时吻了下去,金发女郎灵活的舌尖,也立时伸进了高达的口中,高达
一手搂住了她的细腰,一手已握住了她丰硕坚挺的乳房。

  女人对於男人的刺激,永远是新的、炽热的,以浪子高达所享受过的美女之
多,这时候,他也感到一股火在他的身上焚烧着。

  那金发女郎的娇躯,柔软地向高达偎了过来,她的腰肢在缓缓摆动着,高达
已可以感到那金发女郎具有着令男人销魂的绝技了。

  但是那中年人却在这时用力在金发女郎浑圆的股上拍了两掌,发出清脆的
「啪啪」之声,道:「让开!让开!」

  高达的唇只好和那金发女郎的唇分开,声音有点含糊不清道:「为什么?」

  那中年人用有礼的态度,但是却十分坚决的语气道:「陛下,今晚你应该享
受这里的公主,而不是她。」

  金发女郎突然叉起了腰,对那中年人怒目而视。

  那中年人又道:「如果你需要她,随时都可以得到,但是我们的公主,却是
难得一见的,今晚她恰好在这里,那是你的幸运,陛下!」

  高达听得那中年人那样说,他的心中不禁充满了好奇心,他顺手从袋中抽出
了几张钞票来,在那金发女郎雪白修长的大腿上拂着。

  那金发女郎立时并紧了玉腿,将钞票夹住。

  高达跟着那中年人,继续向前走去,所经过的地方有很多张沙发,沙发的高
背后,不断有荡人心魄的笑声传出来。

  其中一张沙发之后,还可以看到一双线条极其优美的小腿正在蹬踢着,因为
在腿弯处正有一双男人的手将她的玉腿高高撑起。

***********************************

  高达跟着那中年人,来到了一幅巨大的裸女画面前,那中年人按下了一个掣,
裸女画向旁移去,现出了一度暗门来。

  暗门内是一条走廊,不少赤裸着上身的女郎站在走廊的两旁,她们的乳房全
是丰满和挺秀的,那中年人继续向前走。

  高达这时倒有点佩服起那中年人来。

  高达绝不是急色儿,但是经过那金发女郎的挑逗之后,再看到那么多的青春
美丽的姐儿,他的心跳也加速了好几倍。

  可是那中年人却好像是全然看不到那些美人儿一样。

  走廊并不宽,高达向前走着,他向两边伸开手,一面向前走着,一面抚摸着
那些女郎柔滑的、丰满的乳房,那些少女有的缩着身子,有的反将胸脯挺得更高,
但她们都毫不保留地让高达的双手,在她们雪白的双乳上,恣意地游移。

  少女一共十二个,高达虽然是风流成性的浪子,但是他却从来也没有在那么
短的时间中,抚摸过那么多美人儿的胸脯。

  高达这时真有做了阿拉伯土王一样的感觉,他庆幸自己在门口出手豪阔,否
则他可能只在大堂中见识一下就算了,绝对没有机会到这里来的。

  中年人推开一扇门,高达向前看了之后不禁一呆。

  他一直以为以他的浪子生涯而论,全市的好去处他是都已见识过了,可是直
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井底之蛙。

  不过这也实在难怪他,谁能想得到在一个酒吧之中,会有这样的好去处呢?
这时出现在高达眼前的,是一间宽大而豪华的卧室。

  那卧室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猩红色的地毯,一切陈设全和天方夜谭中阿拉伯
王宫寝室一样,没有电灯,只有柱旁燃着四个火把。

  但是现代科学的空气调节设备,却将室内的空气调节得如同春天一样,在一
只铜炉之中,焚着一种气味极其优雅的香,中人欲醉。

  那卧室另有一扇门,门前挂着一面大铜锣。

  在卧室的一半,是一个大浴池,池中的水正在冒着热气,而另一半则是一张
巨大的榻,榻上也铺着猩红色的褥子。

  高达是好几个极其豪华、神秘的俱乐部中的常客,但是那些俱乐部中却也没
有一间像这样奢华,真使人能感到自己是帝王一样的卧室。

  那中年人弯着腰,道:「陛下满意么?」

  高达点头:「很好。」

  他一面说,一面又将那剩下的半叠钞票抛在地上,那中年人跪下来,吻着高
达的足尖,拾起了钱。

  如果中年人就是「红粉猫」酒吧的主持人,那么高达一定说他是一个世上第
一流的心理学家,在开始的时候,高达还只不过在感觉上,感到自己像是一个帝
王,现在他却真正以为自己是一个皇帝了。

  世界上有的是有钱人,但是有钱人不一定有帝王的享受,然而在这里,花了
钱却使人可以像帝王一样,这是何等迎合有钱人心理的设想!

  那中年人在高达昂然而立之际,俯伏后退,一直来到了那个铜锣之前才站起
身手来,他执起了锣锤,「当」地一声敲在锣上。锣声未绝,那一房门便打了开
来。

  门一打开,高达就看到一个身高足有七尺,壮硕得像是猩猩一样的黑人走了
进来。当那个黑人才一走进来时,高达陡地吓了一跳。

  在刹那间,他以为自己跌进了什么陷阱之中了。

  因为那黑人是如此壮硕,高达自度若是要和他动手的话,决不是他的敌手。
可是那只不过是一刹间的想法,他立时镇定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在那身形高大的黑人肩上负着一卷红色毯子,在那卷毯子中,显
然是一裹着一个人。

  高达几乎要大声叫起好来,他记起历史中的埃及妖后初见安东尼时,也是那
样被奴隶裹在毯子中送进官里来的,安东尼一见就着了迷。

  那黑人大踏步进来,俯下身将肩上的毯子放下,用力向前一推,毯子向前滚
动着,很快就滚到了尽头,恰好来到了高达的脚下。

  毯子全打开来,高达也看到了那裹在毯中的美人儿,在刹那间,他几乎因为
目眩而难以站得稳。

  那美人儿脸向下伏着,她的腹际围着猩红色的流苏,当她伏着的时候,流苏
只能掩盖她浑圆的股际一小部分,而她柔滑的背,浑圆的肩,修长的玉腿,纤腰
丰臀,全都呈现在高达的眼前,她的肌肤是如此之白,闪耀着夺目的粉光。

  那种粉光致致的皮肤,在世界上是阿拉伯女人独有的,自然并不是每一个阿
拉伯女人都是那样,而只有绝色的阿拉伯女人才如此。

  高达深吸了一口气,那女郎还伏在毯子上不动。

  高达还未曾看到她的脸,但是高达已经想到,如果自己刚才选择了那个金发
女郎的话,那么他就是天下最蠢的人了。

  他的视线根本无法从那女郎的身上移开,他只是迅速地挥了挥手,道:「你
们可以离开了,让我和……公主单独在这里!」

  那中年人答应着向后退了下去。

  高达也立刻听到了关门声。

***********************************

  而关门声才一传来,伏在毯子上那女郎便慢慢地仰起头来,她的身子是如此
之柔软,是以当她的胸脯已完全仰起之后,她的小腹还是紧贴在毯子之上。

  当她的胸脯抬起之际,她坚挺的乳房几乎是弹起来的,而且还在轻轻地颤动
着,她的乳晕和乳尖,全是动人之极的绯红色。

  她的一头黑发披散着,半遮着她的脸,使她看来更动人。

  她有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挺秀的鼻子和丰满的朱唇,她脸颊的嫩滑,像是碰
上一碰就会有乳汁跌下来一样,那一团淡淡的红晕,更使她看来娇艳激滴。

  高达呆了片刻,才道:「太美了!」

  那女郎慢慢地举起她的双腿,改变着姿势,变得跪在毯子上,她吻着高达的
鞋尖,那时候高达已经是心痒难熬了。

  他俯下身去想去抓住那女郎的手臂,可是就在这时,那女郎的身子却突然极
其柔软地向后一翻,翻了开去,她仍然跪着,但上身是挺直的。

  她的腹部收缩着,腰肢摆动着,双乳生出令人目眩的抖动来,只有一个受过
正宗肚皮舞训练的女人,才能那样摇摆她的娇躯。

  高达又想起了那个神秘电话,他直到现在为止,仍然不知道那神秘电话是谁
打来的,和有甚么作用,但是不论以后事情会有甚么发展,他对那个打神秘电话
来的女人,心中却是衷心感谢的。

  那女郎摇摆着身子,单凭着腰力,慢慢站起来。

  当她站了起来之后,她腹际所围的流苏,遮住了她的小腹和她的玉腿,但是
她的腹际仍在不断地收缩,流苏在颤动着,使得她身上最神秘的部分若隐若现。

  高达已不止心痒难熬了,他的全身都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感觉,像是有火在燃
烧,从他的骨髓之中燃烧出来。

  但是那样的比喻是不确切的,因为火烧会使人想到疼痛,而高达只感到难过,
他的喉头发乾,他的身子像是在膨胀,他的每一处,都像是充满了无穷的气力,
而这种气力若是不发泄在眼前那美人儿的胴体上,也许他就会胀死。

  他像是一头野猫一样向前扑了过去,他右手紧紧地握住那女郎的手臂,当他
的手指碰到了如此柔滑动人、丰腴幼嫩的肌肤时,他兴奋得发起抖来,而他的欲
念也更炽烈了。

  他用力将那女郎拉起身,左手已紧紧地向那女郎的胸前捏去,他握住了那女
郎饱满的乳房,他俯下头去,用力吻着那女郎的粉颈。

  那女郎的身子软得像棉花,向高达靠了过来。

  高达用力撕脱她腹际所围的流苏,手伸进了她的两股之间,将她抱了起来,
走前两步放在榻上。

  榻上铺着猩红色的褥子,那女郎雪白晶莹的玉体横陈在榻上时,红白相映,
更是诱人,那女郎直到这时才吐出动人的声音道:「要我替你沐浴么?」

  高达先抛开了他披在身上的红袍,然后以极高的速度将他身上的每一件衣服
都远远的抛开,这时候他的脑中浑沌一片,简直甚么都不能想,只想到即将可以
享受到的欢乐。

  当那女郎讲话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认出那就是那个神秘电话中的声音,但是
在如今的情形下,他根本不敢去追问那女郎为甚么要约他到这里来。

  他喘着气,一跨就到了榻前。

  那女郎巧妙地缩起了双腿。

  当她缩起双腿之际,她最美妙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出现在高达的眼前,雪
白的玉腿,平坦的小腹,简直是世界最美丽的线条。

  高达再向前走去,那女郎转动着腰肢,移动着位置来迎接高达,高达握住了
她的足踝,将她的双腿提得更高。然后高达将她修长丰满的玉腿微微分开,他已
经到达可以忍受的最高限度了,发出了一声呼叫,那女郎也同时发出了一下低吟。

  高达立刻感到了一阵紧紧的收缩,那是一种其妙无穷的感受,他的全身迅速
被那股异样的快感流遍而发起抖来。

  他看到那女郎的腹际在不断地收放,每一下收放,都令他感到一阵难以形容
的欢愉,他除了喘着气以及发出合拍的呼声之外,其它甚么也不想。

  那女郎慢慢地伸直双腿,身子又在转动着,使高达也到了榻上,她那娇躯是
那么柔软,高达简直如同卧在白云之上一样。

  她的腰摆动着,小腹挺送着,这一切全是高达在每一个美人儿的身上都享受
过的,但是那种奇妙的收缩和吸吮,却使得高达飘然欲仙。

  直到那女郎再度高举着她的玉腿,高达才想到自己是男人,是不应该完全受
女人的摆布的,他双臂立时穿过了那女郎的腿弯,俯起身来。

  那女郎发出了半疯狂的叫声,刚才只是高达在享受着她,但是现在却是她也
在享受着高达了,高达如此之勇猛,足以使得任何一个女人都在床上翻腾叫唤,
那女郎的娇躯的摆动和翻腾,更是无比地多姿多采的,她简直似是一条离了水的
鳗鱼一样。

  她娇小的唇半掀着,自她的口中发出曼妙无比的声音来,她美丽的大眼睛表
露出来的那股荡意,更是难以形容。

  高达完全疯狂了,他的手指几乎已完全陷进了那女郎腴美的大腿之中,他疯
狂地在那女郎的娇躯之中,发泄着他的欲火。

  那女郎突然勉力俯起身,握住高达的手臂,她的头向高达的肩头靠来,咬住
了高达的肩头。高达的手向下移,托住了她的双股。

  那是一阵疯狂的痉挛,高达的身子发着抖,完全像是一个触了电的人一样。

  在那刹间,地球的运转也像是停顿了一样。高达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渐渐向
上飘,飘到了不知有多么高,然后过了不知多久,才又落下来。

  当他的神智渐渐又恢复之际,他的唇又披两片灼热的唇封住,他睁开眼来,
看到那女郎水汪汪的眼睛也正望着他。

  高达可以说从来也未曾享受过像现在那样美妙时刻,那女郎是如此动人,而
又有那么高度的技巧,给予他超常的享受。高达深吻着她,吮吻着她的舌尖,那
女郎的玉体在向高达贴来,她的小腹是灼热的,她挺秀饱满的双乳,压着高达的
胸膛。

  那是一个令人窒息的长吻。

  当他们紧贴着的唇,终於分开来之际,他们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高达微微
侧了侧身,用力撑着头,恣意地欣赏着女郎美丽的脸庞,抚弄着她的乳房。

  那女郎娇喘细细,半眯着眼,缓缓掠开遮住她脸庞的秀发,娇声道:「陛下,
我使你感到满意么?」

  高达在她俏嫩的脸颊上,扭了一下,那时她的脸颊是艳红的。

  高达笑着道:「你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你知道你能令任何男人满意。」

  那女郎娇笑了一下,将脸藏进了高达的怀中。

  高达抚摸着她滑不留丢的肩头道:「是你打电话叫我到这里来的,是不是?
你不见得叫我来只是奉献你自己给我吧?」

  那女郎抬起头来,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道:「是的!就是为了将我自己献给


  高达叹了一声道:「你的名字是……」

  「凯德琳,我是凯德琳公主。」

  「公主?」高达惊讶地问,「你真是公主?」

  凯德琳眨着眼,当她微微闭上眼睛,她长长的睫毛,在微微地颤动着,那使
她看来更动人。

  高达道:「你算是找到我的弱点了,你知道人家越是不问我要求甚么,我就
越是心软,不能拒绝人家的要求。」

  凯德琳睁大了眼睛,道:「可是我没有向你要求甚么啊!」

  高达的手指,轻轻地在她的肚子上爬摸着,她的肚子又收放起来,她的小腹
紧贴着高达,使他又感到有一团火在渐渐上升。

  他伏下身子,他知道凯德琳想做甚么,而他也绝不反对凯德琳那样做。

  凯德琳的双臂绕过了高达的背部,抱住了高达,她的腰肢在缓缓摆动,当她
的纤腰摆动之际,她平坦柔滑的肚皮便和高达缓缓摩擦着。

  高达的双手捧住了她的丰臀,她浑圆丰满的股在不断收缩,每一次收缩,她
柔软的股肉就像是可以将高达的手吸了进去。

  高达是一个强壮的男人,没有一个强壮的男人可以禁得起五分钟如此美妙的
挑逗,那怕他是在五分钟之前刚经历过一次疯狂。

  高达的体内又一次升起了那种火烧一样的感觉,他喘息着,用力摸着她的股
道:「你是个妖精,你不是一个人!」

  凯德琳媚笑着,高达用力吮着她的唇,她的双腿渐渐举高,高达将她的双腿
压下,使得她柔软的娇躯,几乎倒折了过来。

  又一次疯狂,又一次欢愉到极点的享受。

  高达的口中,发出充满了在极度欢愉之后的叫声,凯德琳在不断喘着气,她
一面娇喘细细,一面道:「我从小就接受如何使男人欢乐的训练,但是直到现在
我才知道原来女人在取悦男人的同时,男人也可以使女人感到像神仙一样。」

  高达喃喃地道:「可怜的凯德琳。」

  凯德琳轻咬着高达的耳朵道:「让我来服侍你,我有埃及古配方的沐浴露,
可以使男人迅速恢复疲劳,得到酣睡。」

  高达和她相拥着雕开了榻,又相拥着来到浴池边,凯德琳才发出动人的娇笑,
轻轻地推开了高达。

  她转过身,举起一只水晶瓶来,那水晶瓶中盛载着一种蓝色的液体,全倾倒
在浴他之中,水中立刻透出一股醉人心腑的香味来。

  高达拉着她,和她一起跳进浴他之中,在水中抚摸她的娇躯,觉得她的肌肤
格外使人爱不释手。

  在才跳进浴池中时,水好像太热了一些,但是那样的热水,却立时令人通体
舒泰,高达握着凯德琳半浸在水中,不断颤动着的双乳。

  凯德琳则替高达洗擦着,她的纤指不时在高达的身上轻轻拂过,使高达感到
异样的麻痒,而快乐得身子都在发抖。

  凯德琳的服侍真正周到,当她在浴池的大理石边上铺上了一条毛巾,令高达
躺在毛巾上,由她来替高达作全身按摩之际,在她纤指的按抚之下,高达不知不
觉就沉沉睡了过去。

  高达只觉得在睡得迷迷糊糊时,被人扶了起来,接着他又睡着了,只不过这
一次,他是睡在一处柔软的地方,而在他的怀中,又搂住了一个柔软的娇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9-09-21 02:45 , Processed in 0.025713 second(s), 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